台湾宾果28|台湾宾果28官网:2018滇西拍鸟、观鸟攻略(四):洪崩河篇

台湾宾果28|台湾宾果28官网

  盈江是滇西观鸟的重要一站,明星鸟众多,如鹦鹉、犀鸟、黄嘴河燕鸥和灰燕鸻等,在4429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分布着550多种鸟类,使盈江获得了“中国鸟类资源第一县”、“中国犀鸟谷等”美誉。以县城平原镇为中心,有四条观鸟拍鸟的线路,呈“X”型分布,中间的交叉点正好是县城平原镇。一条通向洪崩河,一条通向那邦,一条通向苏典,一条通向大娘山,后两条海拔在2000多米以上,而洪崩河和那邦的海拔则低到几百米,巨大的海拔落差造就了鸟类的多样性。

  从盈江到洪崩河,开车大约要2个小时,拍鸟人喜欢在洪崩河住,节省宝贵的时间,尽管住宿的条件没有县城好。洪崩河是个边陲小镇,只有一条街道,有几民宿,但规模都不大。

  去洪崩河拍鸟观鸟,必向着“四宝”为的:一是犀鸟,二是雉类,三是猛禽,四是啄木鸟。

  洪崩河地处铜壁关保护区的边缘,和缅甸隔江相望,经常可以看到犀鸟在两国自由来往,运气好的话一次可以看到双角犀鸟、花冠雏盔犀鸟、冠斑犀鸟三种国家珍稀的鸟类,是中国最容易拍到犀鸟的地方。最佳拍摄时间的是3-6月,此时是繁殖季,守着犀鸟育雏的树洞就能出大片。三月初,犀鸟开始谈恋爱,可以拍到卿卿我我的喂食镜头;进入四月,雌鸟进巢育雏,雄鸟天天来喂食,一天至少来三四回,定点拍摄即可;六月,小鸟出巢,万众瞩目,运气好的话可以拍到一家几口的合影。

  金秋十月,大谷地村的榕果成熟了,成群的犀鸟会准时来用餐,只要人不多,一棵树上可以有两三种犀鸟10多只同时在进食。到了冬天,路边的果子吃完了,犀鸟会往山上走,中国的果子吃完了,犀鸟就会到缅甸去找吃的,守在“中国犀鸟谷”牌子,经常能看到犀鸟从缅甸滑翔归来,遇上展翅时,发出巨大的响声,那声音就像直升飞机呼啸而过,非常震憾。此时,你就知道什么叫王者归来的气派!

  俗话说得好,“一鸡顶十鸟”。雉类是观鸟拍鸟人的梦想所在,在洪崩河至少有红原鸡、黑鹇、灰孔雀雉、白鹇和白颊山鹧鸪等五种雉,是目前雉类密度最大种类最多的一个小镇,近来成了全国著名的赏鸟胜地。四年前,在盈江县委的大力推动了,大谷地村开展了生态旅游项目,进行精准的扶贫工作。先请来百花岭的专家指导鸟塘的建设,再通过全国观鸟大赛来宣传推广盈江的鸟类资源。盈江的观鸟品牌声名远播,全国乃至世界各地观鸟者络绎不绝,当地村民的生活水平大大地提高了。

  在洪崩河,最容易见雉类要数灰孔雀雉了。大路边、鸟塘里,都有它的身影,可见密度之大。有些生境好的鸟塘,红原鸡、黑鹇竟然和灰孔雀雉同时现身,数量多时可达10多只雉类,就像家里的养鸡场,拍鸟观鸟人可以过足手瘾,大饱眼福。

  两只白鹇的区别还挺大的,难道是亚种的区别?有人开玩笑地说,是白鹇和黑鹇的杂交型吧,因为当地两种都有,叫它“黑白鹇”可好?

  白颊山鹧鸪,心在天堂摄洪崩河的猛禽,最惹人喜爱的要数萌哒哒的熊猫脸----红腿小隼,英俊潇洒的猛隼,它们是当地的留鸟,一年四季都在。在山头的某个枯树上,

  红腿小隼,心在天堂摄说到啄木鸟,去到洪崩河,一定要找大灰啄木鸟。它是中国体型最啄木鸟,跟牛背鹭一般的大小,全身灰色为主,雄鸟有朱红色

  颚纹。大灰啄木鸟是中国罕见的鸟类,分布在西双版纳至西藏东南部海拔1000米海拔以下的森林地带,曾经在中国消失过一段时间。前几年中缅边界的缅甸一侧战事不段,枪声不断,炮声轰隆,竟然把大灰啄木鸟轰出来了,可能是从缅甸过来躲避战火的,先是在盈江的昔马古道被记录了,后来在洪崩河发现了繁殖的记录,真是可喜可贺,应该是大灰啄木鸟回国后发现国内安定繁荣,再也不走了,哈哈。大黄冠啄木鸟、金背三趾啄木鸟和大金背啄木鸟遇见率也提高的,大家要小心去寻找。

  洪崩河的拟啄木鸟也非常多,繁殖季满山谷都是它们的叫声,以蓝喉拟啄木鸟为主,还有体型小一码的蓝耳拟啄木鸟和体型较大的大拟啄木鸟,黑眉拟啄木鸟在这反而成了罕见鸟种。

  如果你是观鸟人,建议你在盈江县城住,早上5点出发,天刚刚亮是地能进入铜壁关保护区,此时建议弃车步行,边走边观鸟,鸟是有灵性的,不喜欢太吵杂的环境。步行时你还可以聆听各种鸟儿的叫声,有利于发现更多的鸟种。一路上全是高大的原始森林,黑额树鹊、蓝绿鹊、蓝翅叶鹎、金额叶鹎、灰眼短脚鹎、黄腹冠鹎和乌鹃应有尽有。如果是春天,栗头蜂虎和蓝须夜蜂虎就在路边的电线上欢迎大家;褐背针尾雨燕混在小白雨燕中飞行,个体大许多,一定要细心辨认。黑背燕尾是滇西特有的燕尾,不时地在路边带领着你向洪崩河进军。

  如果你是个名符其实的拍鸟人,直接找鸟塘拍鸟就行,三天能拍个40种鸟吧。2018是洪崩河的大年,先是棕颏噪鹛的惊艳亮相,让多少鸟人为之疯狂,多少人是第一次拍到它的照片,能不兴奋么?

  棕颏噪鹛,瑛子摄其次白头鵙鹛和黑红头鸦雀的交替出现,白头鵙鹛的幼鸟头不白,好多人误以为是红头鸦雀。再者是红嘴钩嘴鹛和棕头钩嘴鹛双双走上鸟塘,两者都有诱人的红嘴,上体褐色,有雪白的长眉纹。红嘴钩嘴鹛嘴粗大,下体从胸开始沾褐色;棕头钩嘴鹛嘴细长而下弯,腹部雪白,如果不是的照片,在鸟浪中发现它们,经常分不清彼此。

  灰胁噪鹛的出现也让鸟人引起轰动,与洪崩河海拔相差足足有2000米的百花岭也发现了它的行踪,是正常的分布还中迁徙的途中,给人带来无尽的遐想。

  白头鵙鹛亚成洪崩河的不仅仅是珍稀,而且艳丽无比。绿得像宝石的蓝绿鹊,和印支绿鹊区别在于翼斑的黑白对比明显;热情似火的红头咬鹃夫妻同框,让多少鸟人羡慕不已;整树的针尾绿鸠、楔尾绿鸠,满地的红翅绿鸠,让你感觉来到了鸠鸽的天堂;蓝枕八色鸫的出现,让你惊叹鸟类的身上竟然有如果丰富的色彩;神一般存在的长尾鹦雀让你来又来。

  很多人喜欢在洪崩河野拍鸟类,随便找个有花有果的树就行了,每次我去到洪崩河,都要去山上的水电站停留半天。这里有棵高大的木棉树,黑喉红臀鹎、黑短脚鹎、蓝喉拟啄木鸟、发冠卷尾和纹背捕蛛鸟是常客,黑头黄鹂、朱鹂也常常光顾。最精彩的时刻要等早晚的鸟浪到来,冕雀、长尾奇鹛、长尾阔嘴鸟、大盘尾、橙腹叶鹎组团闪亮登场,运气好的话棕腹树鹊、蓝枕花蜜鸟也会混中其中,就等着你去艳遇呢。

  洪崩河太精彩了,因为与缅甸隔江相望,随时有可能蹦出个中国新纪录呢,应该有更多更美好的故事等着大家去发现。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盈江是边境地区,武警战士会设卡检查过往的车辆和客人,大家一定要带好身份证,在检查区千万不要拍照,以免影响旅途的心情。

台湾宾果28|台湾宾果28官网